喜欢与不喜欢这样的生活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从来都是这样,也不明白为什么,总会是这样.钱,拼命的赚钱.我游离在钱的世界里,却从来也没有赚到过更多的钱,然后就是使劲的编稿子、写小说.今天南北一直在骂我,说我不管诗歌了,是的,自己这些天究竟是怎么过来的!怎么连诗都不管了呢,反思了很久,发现,其实我根本不是原先那个我,那个可以有充足精神去写诗歌的我.然后,就是想,原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大欲望在诗上面,只是为了虚荣,为了"我是一个诗人",再然后,就现在,我根本也写不出东西来,那些写出来的,也不过是为了迎合别人的愿望.他们全都是为了诗而诗的人,他们对诗存在的或多或少的梦想,这一点他们始终没有放弃,其实我也不曾放弃,因为我根本没有拥有过,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有想法,却时刻让自己盘旋在这片充满想法的天空中的一只鸟而已.记得几天前,建外SOHO,秦在北京的人可能都去了,不管怎么
8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杀人游戏 “天黑了,请大家闭上眼睛,杀手睁开眼睛。”离子慢慢的把眼睛睁开,木然的看着孟改,孟改继续说:“杀手杀一个人!”,离子依然木然的看着孟改,有些手脚无措,她看了在座的一圈人,根本也不知道杀谁啊!孟改又重复一次:“杀手杀一个人!”离子慢慢的把手张开,指向了孟改!孟改脸憋了通红,不知道说什么,等了一会儿,孟改说:“杀手要有职业道德,法官是不可以杀的,请杀手杀一个人。”别人都把眼睛闭得死死的!大家伙都哄然大笑!平时一直很沉默的林阿若闭着眼睛说:“不用猜了!”孟改拿着一根纸棍,名知道林阿若闭着眼睛,却依然点指着他问:“为什么不用猜了?”林阿若笑了笑,神色有些得意,他说:“我知道谁是杀手了,所以,不用猜了!”孟改也笑了,他对林阿若说:“没少下功夫啊!”这回论到林
7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地狱之门 韩飞抬眼往去,左面的林子有动静,一只乌鸦从树上飞了起来,发出“哇!”的声音!韩飞看到了,他拉着林阿若的手,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。 洞口!就是这个洞口,这个他前天把林阿若解救出来的洞口。他们看着那个洞口,那个前两天怎么找也找不到的洞口,此刻就在眼前。这个时候天空还在下着雨,越下越大,这个经过了好多次搜索都没有看到的洞口就在眼前。韩飞和林阿若非常想进去,但此刻他们感觉到有些恐惧,因为此时洞口正冒着烟,烟雾笼罩着,漫天遍地,尽管下着雨,但烟雾却不曾减少,而且,还在慢慢的扩展着。难道里面有人在生火!韩飞和林阿若还是跑了进去,他们是跑着进去的,但刚刚进入洞口,他们便停了下来。他们闻到了浓浓的烟,那烟是酸的,是一氧化碳的味道,好强的味道。他们用袖口挡住了嘴巴,继
6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 天堂来的乌鸦 离子来到这个学校,仅几个月的时间就被韩飞征服,成为了韩飞的女朋友。离子住在13号宿舍楼的二楼,一棵参天的大树就生长在离子所在的那个宿舍楼的附近,一条枝杈延伸到了她所在的那个寝室的窗户旁边,大约距离窗户有3米远,枝杈上面有一个鸦巢,里面有两只乌鸦,它们总是在午夜的时候“哇哇”的叫个不停,这让离子很恼火。韩飞代表学生会,申请了一只猎枪,在一个黄昏开枪打死了那两只乌鸦。他的这一行为使他的形象在离子心中更加“男人”。然而,就在两只乌鸦被打死的那天午夜,离子又听到了乌鸦的叫声,她真切的看到那两只乌鸦又回到了那个鸦巢里,而且比以前叫得更欢。第二天,韩飞又一次拿起了猎枪,又一次杀死了两之可恶的乌鸦。离子因为受到了之前的惊吓,半夜里总是斜着身子用眼睛看着那个带来
5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医务室里,因为有了张纪民的出现,所以有了张玉兰的出现。已经是8点多钟了,如果张纪民还没有在办公室里出现,那么,肯定是有事情发生。这是张玉兰的和张纪民同事了两年的经验告诉她的。她从办公室找到了教室,从数学楼找到了图书馆,她从8点找到了9点,又找到了9点半。最后她决定给他打电话,理由是她打错了电话。“喂,玉兰,找我有事吗?”“哦……对不起啊,我打错了电话了,我本来打给陈主任的。哦……早晨没见到你,你现在在哪呢?”“我在医务室里,有一个学生晕到了。”“啊!他怎么了?”“医务室那个老张说,受了惊吓。”“哦,那我也过去看看吧!”张玉兰是一路小跑从图书馆跑过去的,她一边跑一边给韩飞打电话,她想通知一下韩飞的,但是打韩飞电话没有打通,那边没有人接电话。她之所给韩飞打电话,是因
4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5个人同时挤在医务室中,韩飞还在昏迷之中,左沙一直在盯着林阿若,那眼神里带有一种责怪的神色。一个中年男老师和一个中年女老师坐在靠墙的椅子上,那个男老师穿着一身黑色,黑色的裤子,黑色的衬衫,而那个女老师则显得有些妖艳,被涂着鲜红的嘴唇泛着一丝笑意,里面套着短小的橙黄色内衣,外面穿着一个白色的风衣,眼睛的睫毛是蓝色的,一看就是经过的精心打扮的,此外,还有一个娇小而美丽的女孩子坐在病床的一角。左沙是韩飞的同学,她喜欢韩飞已经不再是秘密,几乎所有认识韩飞的人都知道这个“秘密”。因为听黎飞说韩飞喜欢白色,所以她一直都穿着一身白色,但此刻她穿的确实蓝色的外套,黑色的裤子,还有一双黑色的旅游鞋。平时的她很平静,是那种默默无闻的类型,而现在她看上去有一些火暴,她拉着林阿若的
3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已经是深夜了,除了韩飞其他的室友们都睡着了,湖南的天气总是忽冷忽热的,刚刚还是闷热的天气忽然刮起了风,窗帘随着风不断的向上扬。林阿若发现下铺的韩飞不像平常那样躺床上就睡,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林阿若也睡不着觉,因为就在他将要睡着的时候,韩飞翻了翻个身,本来就睡不着的林阿若发现他根本无法入睡,就躺在床上瞎想着。风有些大,蚊帐的纱布像是平静的湖面掀起的波浪,韩飞起身走到窗前,林阿若知道,他是去关窗户。林阿若亲眼看到的,韩飞并没有把去关窗户,他穿着身睡衣纵身一跃跳了出去。是的,林阿若亲眼看到韩飞从窗口跳了出去,林阿若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。他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:“2楼,自杀?”韩飞本来就人高马大,林阿若却没有听见他落地的声音,有些奇怪,林阿若从蚊帐里钻出来,他发现
2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、 尸验报告 离子看着窗外的雨,心情有些阴郁,尽管韩飞就在他身边,她依然感觉不到那种叫“安全感”的感觉。图书馆寂静得只能听到窗外的雨,离子把目光投向韩飞。书桌是一条长长的古松木桌子,离子和韩飞面对面的坐着,此刻,韩飞正专心致志的看着一本书名为《变态心理学揭秘》的书,他看得很认真,以至于离子已经看了他很久,他都没有注意到。 离子曾经对林阿若说:“我喜欢看小飞的眼睛,小飞的眼睛透露出一股邪气,别人的眼睛大都是清澈的,就好像一汪湖水一样,而小飞的眼睛就好像一个谜,好像被一扇窗帘遮挡着,透过那层窗纱,能看见里面有影影绰绰的东西。”。离子对林阿若说这些的时候,林阿若的脸有些泛红,但他始终看着离子的眼睛。离子的眼睛是一扇明亮的窗,好像一条直线直通她的心灵,在林阿若眼里,
全部更新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1、死亡倒记时 9月的天气,一天比一天热,这样的天气里,女生们都争奇斗艳般变化万千,今天是短衫露脐装,明天就是丝袜超短裤,而左岸并不是这样的女孩子。左岸一年四季几乎都是那么平平淡淡的,牛仔裤、白衬衫和旅游鞋,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左岸的代名词了。刚刚入学几天,左岸就接受了一个非常严肃而又需要付出极大耐心的工作,整理学生档案,一干就是1年时间。此刻,夜已经很深了,档案室里空空荡荡的,最近有好几个学生退学。所以,这个时候左岸还在整理着资料,这里本来可以灯火通明的,只是刚才开灯的时候,那几个灯管忽闪了几下,居然全都灭掉了,左岸只能打开电脑,利用电脑的光芒整理着新生档案。左岸发现很多去年入学的新生档案都存在问题,而且,错得有些离谱。左岸在整理女生档案的时候,她无奈的笑了笑。她
继续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2 乌鸦 乌鸦 离子来到这个学校,仅几个月的时间就被韩飞征服,成为了韩飞的女朋友。离子住在13号宿舍楼的二楼,一棵参天的大树就生长在离子所在的那个宿舍楼的附近,一条枝杈延伸到了她所在的那个寝室的窗户旁边,大约距离窗户有3米远,枝杈上面有一个鸦巢,里面有两只乌鸦,它们总是在午夜的时候“哇哇”的叫个不停,这让离子很恼火。韩飞代表学生会,申请了一只猎枪,在一个黄昏开枪打死了那两只乌鸦。他的这一行为使他的形象在离子心中更加“男人”。然而,就在两只乌鸦被打死的那天午夜,离子又听到了乌鸦的叫声,她真切的看到那两只乌鸦又回到了那个鸦巢里,而且比以前叫得更欢。第二天,韩飞又一次拿起了猎枪,又一次杀死了两之可恶的乌鸦。离子因为受到了之前的惊吓,半夜里总是斜着身子用眼睛看着那个带来恐

叶冠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