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那年的螃蟹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  儿时最喜过年,年一到,平时见都见不到面的食物就统统搬到了桌面,一顿吃下来总也觉得不过瘾。还记得有好几个大年夜领着一个弟弟两个妹妹,半夜里黑灯瞎火的跑进厨房,一人端一个装满了食物的盘子,跑进仓房里开吃,小手冻得通红,小嘴也涂鸦般涂满了油脂。人小胃小,又吃不了多少,剩下的半盘子的食物一股脑的倒回大锅里。第二天几个小孩子就开始闹肚子……现在几个弟弟妹妹们都长大了,每次过年时还习惯性的聚在一起吃夜宵。

那是90年的春节前一天,在城里当工程师的爷爷冒着风雪到我家过年,记得最清楚的是他手里拿的一袋活生生的螃蟹,个头大得一个足有两斤,倒在盆里都是活的,在山沟沟里长大的我哪见过这玩意——端着俩夹子,横着走路。一不小心被夹到了小手,“马丫”一声哭着跑出去,再也没敢进放着螃蟹的那个屋子。年夜饭,10多个人围着一个大桌子吃螃蟹,我一口都没敢吃,心想:这怪玩意也能吃?妈妈看我不吃蟹肉,心疼的把蟹肉给我夹到碗里,我硬是不吃,都扔在地上喂了我们家的大黄狗了。半夜里,照旧和一个弟弟两个妹妹跑进厨房,惊奇的发现他们一人端着半个螃蟹放进盘子里(都是吃剩下的),我看着他们都吃螃蟹,好奇心驱使,也夹了一个,吃了后感觉味道非常鲜美,相比起那些鸡鸭鱼肉,简直胜过百倍,吃完了还想“偷”一个,却发现锅里已经空了。半夜里做梦,梦到螃蟹跑到我的肚子里夹我的肉吃,哭醒了。第二天四个小孩儿全数病倒,这可不是闹肚子那么简单,我们四个大过年被抱进了医院里——食物中毒。后来才知道,熟螃蟹是不能“过夜的”。

若干年后和几个伙伴跑到北京混吃混喝,几个哥们都混得还不错,每个星期都会有一两次在一起大吃大喝,鲍鱼、龙虾已经不再是桌上罕见的食物,一个哥哥酒越喝越少,饭量越吃越涨,一顿能吃6碗米饭,那些在我眼里油腻得反胃的东西,他却百吃不厌——羡慕,嫉妒……

现如今最愁的事儿就算是过年了,每次过年都不知道吃啥好,这几年下来,身体里积满了鸡鸭鱼肉……山珍海味早就腻烦了,有段时间喜欢上了野菜,可是能找到的野菜数量也不多,品种少得可怜,临过年冰天雪地的,“就好这一口”的野菜也早冬眠了。临到春节前夕,一个妹妹大老远跑到大连买了30多只的活螃蟹回来,据说还是通过了几层的朋友关系才买到的,一个个足有1斤来重,想想这几年满肚子的油水不知道是多少只这样的螃蟹炸出来的,看着他们就想起“那年的螃蟹”,恨不得一头扎回童年的那个仓房。看着到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脸上堆满了无奈的笑,大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慨,心想:这次这顿夜宵说什么也不吃螃蟹了。

<< 一封家书 / 廉颇老已?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叶冠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