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在自己博客上连载了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1、 尸验报告 9月,在南方是个多雨的季节,已经是深夜,窗户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雨。离子看着窗外的雨,心情有些糟糕,尽管韩飞就在他身边,她依然感觉不到那种叫“安全感”的感觉。图书馆寂静得只能听到窗外的雨,离子把目光投向韩飞。一条长长的古松木桌子,离子和韩飞面对面的坐着,此刻,韩飞正专心致志的看着一本书名为《变态心理学揭秘》的书,他看得很认真,以至于离子已经看了他很久,他都没有注意到。 离子曾经对林阿若说:“我喜欢看小飞的眼睛,小飞的眼睛透露出一股邪气,别人的眼睛大都是清澈的,就好像一汪湖水一样,而小飞的眼睛就好像一个谜,好像被一扇窗帘遮挡着,透过那层窗纱,能看见里面有影影绰绰的东西。”。离子对林阿若说这些的时候,林阿若的脸有些泛红,但他始终看着离子的眼睛。离子的眼睛是一扇明亮的窗,好像一条直线直通她的心灵,在林阿若眼里,离子是一个没有经过任何世俗沾染的纯净的女孩子,她那么纯洁,像雪一样,落到地下很快就会融化。所以林阿若总是默默的看着离子,他想看到离子什么时候被融化掉。已经是深夜,图书馆通常是可以呆到12点钟的,此刻已经接近这个时辰,雨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依然淅淅沥沥的下着,教室里依然静得一丁点声音都没有。突然之间停电了,偌大的图书阅览室里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50多平米的阅览室,30多个学生,只有几个不远出的学生发出的唏嘘的声音。离子小声的叫了一下:“小飞!” 没有任何动静,其他学生都默默的收拾起书包,尽管没有任何光线,伸手不见五指,因为经过正统的礼仪训练,他们仍然有节奏有秩序的摸黑往外走着。 离子又叫了一声:“小飞!”,她已经收拾好了书包,那个古松木桌子有2米宽,15、6米长,离子摸黑饶过桌子。只几分钟的时间,阅览室里的学生就全都走光了。离子肉眼已经有一些适应了这黑暗,她大声的喊了一句:“小飞,别闹了,快出来吧。” 自习室里空空荡荡,她的声音在屋子里转了好几个圈。离子绕着桌子走了一圈,没有!韩飞不见了!怎么可能,韩飞从来没有扔下过离子的,而且,就算他着急回去,也会打声招呼的。离子有些害怕了,她又喊了一声:“韩飞”,阅览里空空荡荡,没有人回答她。她从自习室的前边走到后边,又从后边走到了讲台,依然空空如野。她慌忙的拿出手机,播通了韩飞的电话,焦急的期待着。阅览室里,就在刚刚离子和韩飞坐着的桌子上面,传来了手机震动的声音。离子走了过去,没有,什么都没有! 电话接通了,离子的声音有些发颤:“小飞,你在哪啊?” 电话那边的韩飞说:“离子啊,我在阅览室啊,你跑到哪去了?” 离子有些害怕了,因为韩飞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,肯定就在她身边,在哪?在哪呢?离子左右搜索着,带着哭腔说:“别闹了,小飞,你出来啊!” 电话那边的韩飞说:“你在哪啊?我找了你好久了,你跑哪去了?” 一道闪电滑过!自习室的后面,有一个人!一个女学生!一个穿着一身红色衣服的女生!离子下意思的对那个女学生说:“喂,这位同学,你是谁?怎么还不走啊?” 那女人并没有说话,她爬在桌子上,一动不动。离子想,她可能睡着了,今晚发生的事有点邪门。刚刚教室还是空空的,一个人都没有啊,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? “喂,小飞,别闹了,出来啊!”离子哭着对电话的那边的韩飞说。韩飞有点急了,他对着电话喊着:“离子,告诉我你在哪,别哭,我马上就到”。离子的眼泪掉了下来,惶恐的说:“刚才停电了,你跑哪去了?你快过来啊?” “你在哪啊?” “小飞,我就在603号阅览室啊!” “刚才明明的602,你怎么跑603去了?你站在那别动,我马上就来。” 那个女生始终躺在桌子上没动,有阵阵酒气从她身上传到离子的鼻子里。离子有些不害怕了,她肯定是喝多了,跑到图书馆来睡觉。刚才我看走眼了?离子走到那个女生面前说:“喂,停电了,快醒来了,回去睡觉吧。” 那个女生依然没有反映,酒气越来越浓烈,烟草的味道也同时传了出来。看来她喝了很多的酒,抽了很多的烟,离子心里这样想着,双手抬起那个女人的头——裴晓燕! “喂~喂~晓燕,你怎么了?”刺鼻的烟酒味冲了过来。离子抬起了她的一条手臂,把它搭在自己的肩膀上,把晓燕的身体支了起来,她发现燕子的身体很柔软,好像没有骨头一样,软塌塌地倒在离子身上,双眼通红,面颊挂满了泪痕。红色,鲜红鲜红的,她的衣服。 咣当!门是被一脚揣开的,韩飞跑了过来,他一把把离子抱在怀里,他没有看到离子此时正在搀扶着一个人,离子的身体挡住了晓燕的身体。燕晓倒了下去,砰!她的头撞到了桌角,血!她的额角流出血来。韩飞慌忙的放开了离子,把裴晓燕抱了起来,扭头问离子:“她怎么了?刚才谁把门锁上了?” 眼睛经过一段黑暗以后,他们都适应了。韩飞在黑暗中看见裴晓燕的脸,那是一张苍白的脸。离子看见了韩飞,胆子大了起来,她挺直了身躯说:“不知道啊,门被锁上了?刚才停点了,你去哪了?” 韩飞看了一眼离子,说:“回头再说,看样子她喝了不少,得赶紧送她去医务室。” 韩飞抱着晓燕,下了6楼,一路从图书馆走到医务室。到了医务室,韩飞把裴晓燕放在病床上,张医生今晚值班,他是笑着走过来的,但看到了裴晓燕的样子,眉头皱了起来。他用听诊器听了听,用电筒照了一下晓燕的眼睛,摇了摇头,又叹了口气:“死了”。 第二天,晓燕的尸体被几个穿着白大挂的医生抬到救护车上,被运到了中心医院的太平间里。像一枚炸弹爆炸一样,整个校园轰动了,每个人谈论的话题都是一样的:一个心理系学生饮酒过多,死了;她穿着一身火红的衣服,莫名其妙的跑到了图书馆里,据说她至少也喝了两瓶白酒,度数很高的那种…… 韩飞起床后,打开手机发现有4条短信:第一条是:小飞!我睡不着,我害怕,我眼前全都是红色的,还有血,我好害怕!——离子 20××年9月19日 23:43;第二条是:小飞,你以后再也不能喝酒了,知道吗?一滴酒都不可以喝!——离子20××年9月19日 23:50;第三条是:我在喝酒,我还在喝酒,陪我喝酒吧,我就在铁道旁,我就在那个和你第一次接吻的地方——13344036345 20××年9月19日 23:57;第四条是:我会去看你,我会穿着火红的裙子去看你,明天,明天上午 晓燕 20××年9月19日 24:00。怎么可能呢?她为什么要来找我啊!不可能,她死了,她已经死了。是谁?是谁拿着她的手机给我发的短信呢?韩飞坐在床上思索着。 林阿若在慧星楼的4楼,411的自习室里看书。他坐在最后一排,之所以选择这个教室,是因为这个教室里的学生很少,只有寥寥的几个人。就这么寥寥的几个人,却依然搅和得林阿若不能进入状态,一对情侣在窃窃私语着,那个女生越说声音越大,林阿若听到她在说:“她是故意穿上红色衣服的,她想变成厉鬼”,说着她张开双手,摆出厉鬼的样子在那个男生面前比划了一下。离子在第二排的坐位上,神情有些恍惚,韩飞就坐在她的身边,依然专心致志的看着那本《变态心里学揭秘》。张玉兰,他们的心理学老师走了进来,她在离子耳边轻轻的说了两句话,离子和韩飞同时站了起来,他们随着张老师走开。林阿若也跟了出去!他们随着张玉兰来到了女生宿舍,离子的宿舍。是的,那张床还铺着蓝条格的床单,还有一张灰色的相片,那是左岸给裴晓燕连夜做的灵台。张玉兰从床上拿出了一章打印的盖着红章的文件,那是一张校方出示了晓燕验尸报告: 死者:裴晓燕年龄:18岁身份:湖南××大学学生具体死亡时间:20××年,9月17日 18时死因:酒精中毒 “怎么可能?”离子说:“当时我发现她的时候,已经是将近夜里12点了,而且,图书馆里一个人都没有,前门后门都是锁着的。” 林阿若对着韩飞问道:“当时,你是在离子身边的,停电以后你跑哪去了呢?” 韩飞解释说:“停电以后,有人撞了我一下,接着好多人从我身边走过,我顺着人群走了出去,等人走得差不多了,我又跑回来,发现离子已经不在坐位上了,我就跑出去,人都走出去了,没发现离子,我又跑回来,我跑到坐位上的时候,接到离子打来电话,说她在603,我记得我们明明是在602室的。” 离子说:“我们明明是在603室嘛!” 林阿若说:“嗯,是603室,我在603室,我看到你了。” 韩飞支支吾吾的:“哦,可能是我记错了,跑回去跑错的地方。” 离子思索着,突然说:“肯定有个人把她放在那里的,但门是怎么锁上的呢?” 一条陈旧的被洗得有些斑白的牛仔裤,深蓝色的T恤杉或深蓝色的毛衣,一头飘逸的长发,这些构成了韩飞一年四季的装束。他的眼睛虽然不是很大,但很有神,再加上魁梧的身材和磁性的嗓音,就算是面部表情总是带有一丝冷漠,却也构成了他迷人的外表的全部。可以说,韩飞是在这群男生里非常有男人味的男人,确切的说在他身上能看见一种霸气,不管你在聊些什么,不管你在看什么书,仿佛都在他的眼睛里面,给人一种总是试图征得他的意见的感觉。他的最大特点就是博闻强记,他能把历史从陕西蓝田人讲到200×年的今天,不管你谈到哪个国家,他都会告诉你这个国家的地理位置,国家资源以及它的风土人情、特产等等。他就好像美国电影《雨人》里的那个雨人,不同的是,他四肢健全,而且很帅。 九月的天气非常炎热,男生们从教室里打打闹闹的跑回宿舍天已经漆黑了,韩飞、黎飞和孟改三个人都跑到男生宿舍的水池旁边,他们脱得光光的在水池里冲澡。黎飞说:“哥们?那女的长得怎么样?” 韩飞把一盆水泼到黎飞身上说:“去你的吧,人家都死了。” 黎飞说:“TNND的,可惜了,闲着没事喝那么多酒干嘛!” 孟改笑着泼一盆水过来,黎飞被泼了个正着,孟改说:“肯定是为情所困,说,是不是你小子干的。” 黎飞也泼了盆水过来说:“靠,我哪有那能耐,要说是咱们韩飞大侠干的还靠谱。” 韩飞没说什么,用一盆凉水浇在自己的头上,说:“那女的挺可怜的,我要知道是谁干了,老子宰了他。”说完之后,韩飞是突然间把盆摔在地上,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碎裂声,他的盆摔成了3半,碎片还在地上晃荡着。孟改和黎飞都没有想到,他会发这么大的火,也没有声音了。 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大学,也可以说是一个杂牌学院,不是学校是杂牌学校,学生也是杂牌的学生,学校里的建筑是杂牌的建筑,方圆2000多米的校区里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建筑,有崭新的高层大楼,有古朴的民国建筑,还有一个已经废旧的教学楼。那个废旧的教学楼在民国时曾经是一个工厂,专门生产枪支弹药的。学校刚刚成立的时候,那栋楼就变成了举足轻重的教学场所,直到5年前,新的教学楼——慧星楼的建成,那个破旧的教学楼就一直废弃着。学校里的学生也可以说是天南海北的,一个寝室能住8个学生,8个学生里至少也有5个来自不同地域的。 韩飞每次上课,都要路过那个废旧的教学楼,饶过一栋只有两层高的食堂。只要走过了食堂,眼前就豁然开朗了,一个很大的运动场,四周环绕着四个阶梯教学楼。就在裴晓燕死的第3天早晨,韩飞正走在操场,准备到其中的一个阶梯教学楼上自习的时候,离子从网球场跑了过来:“小飞!遗书!遗书!”,离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拉着韩飞就往女生寝室里那边走。韩飞拽住了离子的手臂,问道:“什么遗书?你说清楚点!” 离子喘了一口气,说:“是晓燕,她母亲在整理她行李的时候发现了一封遗书。” 韩飞的额角流出汗来,离子拿出手帕,一边帮韩飞擦汗一边说:“你也没运动,怎么也冒汗了。” 韩飞笑了笑,说:“天气太热”。 左岸就在寝室里,她哭得很厉害,没有任何掩饰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。韩飞从她手中接过了那两张用信纸写的所谓的遗书。 亲爱的… 为什么,为什么你总是骗我,你告诉我你喜欢红色的,为什么你对她说你喜欢黑色?你告诉过我的,你很喜欢我,你抱过我,吻过我的,为什么你又喜欢上她?为什么我一次又一次的得到你,你却一次又一次的出逃,你总是在我最热烈的时候板着面孔,那眼神很恐怖,好像要杀人一样,你知道吗?我死掉了,是你杀了我!我舍不得,我不敢,我不想放弃,我想杀人,可我太软弱了。你知道吗?肯定有一天我会死去,这样的折磨已经让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,我偷走了你的衣服,你的鞋子,你的袜子。那天我把他们都烧光了,烧得精光!那条我给你买的牛仔裤,那是我洗了好多次的牛仔裤,虽然有些斑白了,但你一定要保护好它,我知道,你不会再保护我了,但你一定要保护好它!真的应该直面自己了,我控制不了了,我发现一切都是假的,你是假的,爱是假的,连亲密的拥抱都是假的,我的生命也是假的。你知道吗?任何一条绳子都不可能把你和女人拴在一起,我遇到你也许是我的不幸,我需要付出的是我的生命!我需要更多的勇气,更多的坚持,更多的鼓励,因为我的心已经无法坚持。你叫过我宝儿,你说我是你的宝儿,我不能再哭了,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。我不能再活着了,因为我的生命也流干了,你的宝儿就要离开了,你会伤心吗?你的身上有霸气,那气总是能让我无限的屈从,让我无法战胜自己。你的身上有邪气,那邪气总是会缠绕着我,我无法去接受别人,接受再生。你只需一个微笑,我就顺从了,你的每一个眼神就好像一道命令一样,我知道,我违背了,一定会失去你。但是你为什么要违背呢?好了,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生存了,我走了!这一次,我真的走了! 你最亲爱的晓晓 韩飞看着看着,眼泪流了出来,可能是昨晚本来就没有睡好,眼袋本来就是黑的,现在变得有些红肿,只是他还能笑出来,他笑了笑,把遗书交给了离子。离子开始认真的看着,不知道她看了多久,多少遍,离子也哭了。裴晓燕的母亲来了。她面对着韩飞,有些愤怒:“你是学生会的吧?你知道信里写的那个男的是谁吗?” 韩飞擦了一下眼泪,说:“伯母,我不知道。” 裴晓燕的母亲有些失控,她抓住韩飞的衣领,说:“不知道,你怎么会不知道呢?我听说你是专门管里学生日常生活的!” 韩飞的脸色有些难看,看不出是愧疚还是生气,他说:“对不起,伯母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 裴晓燕的母亲又把目光对着离子:“你呢?” 离子把头抬了起来:“伯母,我也不知道。” 她转过头去,擦了擦眼泪,自言自语的说:“是谁呢?怎么连一点痕迹都没有,连悠悠都不知道。” 一个40多岁穿着中山装的男人,把晓燕的母亲拉了过去,他拽着她的袖口说:“算了,信上看不出什么,他也不是有意的,任命吧!” 裴晓燕的母亲又哭了,她哭着说:“连我们都没有提,女儿一定是恨死我们了。” 陈悠悠就住在裴晓燕的上铺,她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人,确切的说,她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子,她一天除了化装以外,就只有唱歌了,她的歌唱得的确很好听,裴晓燕最爱听她唱歌,尤其的那首《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》。
<< 重新来过 / 铜须,还是婚外恋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叶冠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