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重新来过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岳麓山杀人游戏

    已经是深夜,档案室里空空荡荡的,因为最近有好几个学生退学,左岸仍然在整理着资料,这里本来可以灯火通明的,只是刚才开灯的时候,那几个灯管忽闪了几下,居然全都灭掉了,左岸只能打开电脑,利用电脑的光芒整理着新生档案。

左岸发现很多去年入学的新生的档案都存在着很多错误,而且,错得有些离谱。左岸在整理女生档案的时候,她无奈的笑了笑。她笑起来很好看,就好像观音菩萨一样,有一种温和与慈祥,她的面容很无奈,是因为她又看到了一处非常离谱的错误:离子 18 20××年入学 20××年被判处死刑!

离子是左岸的上铺,她们是很好的朋友,她很喜欢离子,离子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。呵呵,怎么档案把那些活生生的人都弄死了,真是离谱!

这个时候,电脑响起了音乐,阴深的哀乐。

左岸走到电脑旁,她看见一个黑色的网页,是自动跳出来的网页。“又中毒了!”左岸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跳出来的截面上出现了八个紫红色的大字:“计算你的死亡日期”。

“无聊!”左岸又骂了一句,空空荡荡的档案室里传回了“无聊!”的回音!

离子揉了揉眼睛,看见截面上出现了很多表格。

姓名       性别   

出生            

是否吸烟          

是否喝酒          

左岸把自己的资料填了上去,虽然她感觉很无聊,但同时又产生了些须兴趣!

左岸填完了左右的资料 点击 GO

出现了一个时间的截面:1233456381981

时间一秒钟一秒钟的减少 1233456381980 1233456381979秒……

呵呵!左岸笑了笑!

左岸点了一下后退健,又回到了填写表格的截面。左岸把离子的资料又输入了进去,点击 GO

又出现了一个时间的截面:69127820 69127819秒……

怎么回事,怎么这么少啊?

左岸拿起计算机算了算,怎么可能呢?80天!呵呵,看来这个软件是蒙人的!

左岸又把韩飞的资料输入进去了,得出的结果是 237362652726秒……

接着是黎飞的资料,结果是:17481220秒……

左岸觉得这个软件有点意思了,于是,她恶作剧般把张玉兰的资料也输入进入了,结果是:17281100秒……

哀乐又一次响了起来,楼道里传出咚咚的脚步声音。

左岸飞快的跑到走廊里,灯始终亮着,却什么人都没有!

2

已经是深夜了,除了韩飞其他的室友们都睡着了,湖南的天气总是忽冷忽热的,刚刚还是闷热的天气忽然刮起了风,窗帘随着风不断的向上扬。

林阿若发现下铺的韩飞不像平常那样躺床上就睡,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林阿若也睡不着觉,因为就在他将要睡着的时候,韩飞翻了翻个身,本来就睡不着的林阿若发现他根本无法入睡,就躺在床上瞎想着。风有些大,蚊帐的纱布像是平静的湖面掀起的波浪,韩飞起身走到窗前,林阿若知道,他是去关窗户。

林阿若亲眼看到的,韩飞并没有把去关窗户,他穿着身睡衣纵身一跃跳了出去。是的,林阿若亲眼看到韩飞从窗口跳了出去,林阿若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。他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:“2楼,自杀?”

韩飞本来就人高马大,林阿若却没有听见他落地的声音,有些奇怪,林阿若从蚊帐里钻出来,他发现韩飞的鞋子不见了,那双“一星”牌子的旅游鞋不见了,那双鞋子是左沙给他买的,是一双黑色的旅游鞋。

林阿若也跳了出去,他跳下去时穿的也是旅游鞋,林阿若只有这一双鞋子。

风更大了,大得出奇,发出呜呜的声音,就好像聊斋电影里的那种声音,树叶哗哗的响着。林阿若发现韩飞走得很快,也许并不是走,而是小跑。

学校后面,是一个小村子,一只狗在狂叫,连锁着整个村子的狗都在狂叫,声音离老远飘到校园里,在操场上打转。

左沙是看到两个人影相继从二楼跳了下来,第一个人影她认了出来,那是韩飞,在左沙眼里,韩飞的一举一动早已经刻进了她的骨子里,一个女人一旦喜欢上了一个男人,在她眼里,不管是多么黑的天她都不会认错人。第2个人影她没有看出来,可能是黎飞吧,也可能是孟改,或者是鲍玉民。在她心中,那几个人是韩飞的死党。

第二个跳下来的人在落地的一瞬间,很轻巧的在地上滚了一圈,没有发出太大的动静,或许是风大的缘故,这三个人就像幽灵一样,静悄悄的消失在学校的后院。

宿舍楼的后面,是一堵很高的墙,墙外面是一片稻田,有一条火车道把稻田分为两个部分。三个人一前一中一后,路过楼后一条曲折的小路,相继钻过那道高大的墙旁边的铁栏杆,穿过一片稻田地,沿着火车道一路往南,一路走了下去。

左沙其实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,而林阿若也不知道韩飞要做些什么,三个人相隔有20多米远的距离,因为月光很亮,所以后面的那两个人并没有迷失了他们前面的人。

最后,韩飞向一个水塘边走去,尽管风很大,但这夜还是很静,就在韩飞走到了水塘旁边的时候,他拼命了喊了一声:“不要!”

声音沿着空旷的稻田地飘出了很远。

紧接着,韩飞僵直的倒了下去,倒在了一片稻田地里……

先是林阿若冲了过去。

接着,左沙也冲了过去。

昨天早晨,林阿若发现韩飞有些奇怪,平时温文尔雅的他,却变得非常暴躁。

大清早起床,林阿若迷迷糊糊的拿起洗漱用具走到水房,刚进水房,他发现韩飞在和人打架,韩飞人高马大的,把一个人骑在身下,双手不停的在扇那个人的耳光,声音很清脆。韩飞边打边骂着:“TNND,让你知道我是谁!你小子以后给我小心点!”

那个被打的并不言语,只是拼命的往上翻,翻了几次没有翻上去,韩飞有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嘴巴,说道:“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那张酸脸,不然,我见一次打你一次。”

林阿若跑过去,把韩飞拉了起来。

董辉!

林阿若使劲把他们俩拉开,把韩飞拉到一旁,韩飞看拉他的是林阿若,没说什么,用手指着董辉,林阿若用尽全身的力气把韩飞拉到一旁。

没等林阿若站稳,董辉就冲了过来,黎飞这个时候也跑了过来,他伸手想拽住董辉,居然没拽住!黎飞也是五大三粗的人,加入韩飞和黎飞PK,能弄个平手算不错了。

董辉已经满脸是血了,眼角和嘴角都流出血来,他的手不知被什么滑破的皮,也在流血。黎飞没有抓空,他只是把抓破了董辉的衣服抓破了,裂开一个大口子。

董辉并没有继续大大出手,他的手已经布满了鲜血,他拼命的扣开韩飞的手,韩飞急了,他使劲的攥着拳头,另一只手挥了出来,打在董辉的脸上,这一拳正好打在董辉的太阳穴上,董辉的脑袋晃了晃,倒了下去。

林阿若有些蒙了,他伸手就给了韩飞一拳,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,这一拳打再韩飞的脸上,啪!的一声,韩飞也倒下了,只是韩飞没有晕倒,他只是僵直的倒了下去。

连林阿若自己都不知道,为什么就挥出了那一拳,韩飞更不懂,为什么林阿若会打他,平时瘦得像芦柴棒一样的林阿若,这一拳见血了,能听见几个牙齿断裂的声音!

韩飞站了起来!他把拳头塞进衣兜里,没有说什么!他的脸有些扭曲,但依然没有说话,他拿出那只塞在衣兜里的手,走到水池旁洗漱起来,从嘴里吐出了一棵洁白的牙齿。

林阿若呆呆的站在那里,他想道歉,但不知道怎么开口。黎飞已经抱起了晕倒的董辉,他大声的嚷嚷着:“妈的,你们都他妈咋了?”,他生气的时候东北话特别严重,他继续嚷着:“妈的,韩飞,你说说,你说说看董辉哪得罪你了!”

林阿若也投出置疑的目光,韩飞什么都没有说,他的脸没有任何表情。确切的说,他的动作很僵硬,就好像是僵尸一样,机械的洗漱着,机械的用毛巾擦了擦脸,又机械的端起脸盆走了出去。

   

韩飞的手机一直在叫,彩铃的声音:主人!主人!你的短信,你的短信。主人!主人!你的短信,你的短信……

韩飞那起手机,翻看着那条短信:这是发生在一个传奇女孩儿身上的传奇故事,她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不凡气质,眼睛里有着谁都看不透的深邃,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和未来,只有在深夜时,她才面对着旷野释放出埋藏在心里的呐喊!——陆晓 20××年920 08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