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5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医务室里,因为有了张纪民的出现,所以有了张玉兰的出现。

已经是8点多钟了,如果张纪民还没有在办公室里出现,那么,肯定是有事情发生。这是张玉兰的和张纪民同事了两年的经验告诉她的。她从办公室找到了教室,从数学楼找到了图书馆,她从8点找到了9点,又找到了9点半。最后她决定给他打电话,理由是她打错了电话。

“喂,玉兰,找我有事吗?”

“哦……对不起啊,我打错了电话了,我本来打给陈主任的。哦……早晨没见到你,你现在在哪呢?”

“我在医务室里,有一个学生晕到了。”

“啊!他怎么了?”

“医务室那个老张说,受了惊吓。”

“哦,那我也过去看看吧!”

张玉兰是一路小跑从图书馆跑过去的,她一边跑一边给韩飞打电话,她想通知一下韩飞的,但是打韩飞电话没有打通,那边没有人接电话。她之所给韩飞打电话,是因为韩飞已经是校学生会的委员,又是学心理学的,和她是属于一个集团的,而且,韩飞总会和她聊一些学生的情况,比如陈悠悠有羊角风病,有一次她在音乐室唱歌,忽然之间就直直的倒了下去,手和脚开始不停的抽缩,急促的呼吸着,大约抽了3分钟才停了下来,然后就开始呕吐,躺在椅子上缓了半个小时才好起来,她醒过来以后,第一件事情就是问韩飞:“我刚才怎么了?”

当然,令她感到吃惊的是,晕倒的人正是她要通知的韩飞。在她心中,韩飞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学生,她的得意门生,韩飞是那种不管她多花枝招展的时候,他都不会用一种迷乱的眼神去看她的性感,所以她很看中这个185的小伙子,她喜欢和韩飞讨论事情,甚至她喜欢和韩飞在一起,因为和他在一起,她不会显得那么老成。

她看着正在昏迷中的韩飞,眼神中透漏出一种母爱。当然,她的眼神更多的是投向了张纪民和林阿弱。

左岸是一直坐在床边没有说一句话的人,左岸只是坐在那里听着。

当左沙正磕磕巴巴的解释为什么昨晚她会出现的时候,韩飞醒了。

7

韩飞先是坐了起来,晃了晃脑袋,双手抓住他那飘逸的头发,就是这样一个痛苦的思索的姿势呆了很久,医务室一片沉默,没有人开口问些什么,大家都在等。

韩飞是突然间张嘴说话的,很突然,吓了他们一跳。

“那个水塘,那个水塘……”

说着他跳了起来,几乎是飞一样甩开众人的目光,第一个冲突出的是他,第二个冲出去的是左岸。

一群人跟在韩飞的后面一路小跑,大家都知道目标就是那个水塘,这条路对于他们来讲已经很熟悉。

他们气喘忽忽的跑到昨晚的那个水塘,韩飞已经绕到了水塘的另一边,泥土很潮湿,他的鞋子已经挂满了泥巴。这是一个只有100多米的水塘,水面的植物早已经枯萎,因为烈日的爆晒,水平面每一秒在下降,好象即将干涸。

韩飞走进了水塘,那是任何人都不会想象得到的,他一步一步往里走,走得很满,他的脚每一步的挪动都经过柔软的泥土深陷,慢慢的感觉的从柔软到坚硬的泥土。

是的,人们都看到了。

一具女尸!那是一具被水泡得已经发绿的尸体,衣服已经腐烂,而尸体的臭味一阵阵的传入众人的鼻子里。

又是死亡,又是女生,两个迷一样的故事。

 

   

“小飞!告诉我,抱着我的感觉是什么?”

“没什么感觉!”

“对我真的没有感觉吗?”

“有”

“那为什么又说没感觉了?”

“对不起,最近死的人太多了!”

“嗯,你说为什么她们都是喝酒死的,她们的心灵为什么就那么脆弱呢?”

“如果我离开你,你会怎样?”

“我肯定会死的。”

 

病床上,左沙抱着韩飞,她抱得很紧,因为她怕他飞了。她怕他,她甚至愿意介绍他拥有其他的女朋友——离子。

韩飞挣脱她的手,站到窗台边看着窗外的人群,然后把目光对着左沙,语气不温不火的说:“我们俩在一起的事,一定不要让第3个人知道,否则我肯定会离开你,而且,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理会你。”

左沙慌了,她从病床上挣扎着站了起来,一把把韩飞抱住,说:“小飞,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?”

韩飞并没有再说什么,他拉着左沙回到床上,然后,很温柔的说:“怎么会呢!我只是不希望我们的事情公开。”

左沙笑着说:“我知道,你在竞选学生会主席,放心吧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,我不会嫉妒离子,只要你答应我,有时间的时候多陪陪我就好了。”

 

咚!咚!咚!有人在敲门,声音很小,好像生怕吵到屋子里的人。

韩飞帮左沙背子掖了掖,然后把门打开,张玉兰、离子和林阿若都走了进来。

离子走到左沙的床前坐了下来,拉着她的手说:“怎么样了?怎么突然间就发烧了?”

左沙笑了笑,说:“没事了,那天晚上可能着凉了,现在好多了。”

张玉兰验尸报告交给了韩飞,韩飞拿着验尸报告仔细的看着:

 

验尸报告:

死者:陆晓

年龄:17

身份:湖南××大学学生

具体死亡时间:20××年,915 950

死因:溺水

 

   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左沙病倒了,那个被泡了8天的女尸深深的印在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中,就好像一场梦一样,一个有着大好青春的女孩子就这样死掉了。

宿舍里开始闹鬼,胆小的学生都不敢出去上厕所了,好多人成群结队的在一起,没有人单独行动了。

2天,韩飞看见一个老头儿。那老头儿学校操场的后面的树林里扫地,他拿着一把很大的扫把在扫风刮落的树叶。夕阳被远处的山峰遮住了一半的光辉,张纪民推着一个婴儿车在操场边撒步,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农村妇女打扮女人,那女人是他的女人,1年前他们结婚,3个月前,他们拥有了自己的孩子,那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。韩飞和离子陪着张纪民在聊天。

张纪民问韩飞:“你相信有鬼的存在吗?”

韩飞拉着离子的手,脸上泛起了迷茫的神色,犹豫了一下说:“本来我从来不相信有鬼的存在,但那个女孩子的鬼魂找到我,她真的找到了我,那晚她的笑容很真实。”

老头儿在扫地,本来是一片祥和的气氛,忽然飞来两只乌鸦,那乌鸦的叫声很凄惨,就好像很多冤魂在寄附在它们身上。

张纪民又问道:“很多人怀疑,那是你编造出来的故事,我也在怀疑,只是不知道你和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关系?无缘无故的她怎么会找到你?”

韩飞说:“我也不清楚,之前我确实没见过她,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

张纪民说:“她根本就没有来学校报道,没有人知道她这些天呆在哪。”

 

这个时候,他们正好走到操场后面,那扫地的老头儿过身,冲着韩飞笑了笑,那笑容有点猥琐,声音从喉咙里发出来,沙哑,含混,好像含着一口痰。老头儿身就走,走得很快,男生宿舍的方向。

韩飞问张纪民:“老师,刚刚那个老大爷,他新来的?”

张纪民说:“我不知道,可能是吧!”

韩飞推开离子的手,对离子说:“离子,你先陪着老师,我出去一会儿”。他说完就走了过去,也是男生宿舍的方向。

那老头儿的方向,是那个淹死叫做陆晓的那个女孩子的水塘,他走得飞快,韩飞一路跟着,韩飞只是觉得奇怪,他一直跟着他。

穿过水塘,再往难就是一个野山坡,翻过了一个山坡,就已经很荒凉,天已经完全的黑了,黑得很快,比平时黑得快了一倍。

老头儿身影一晃,不见了!

韩飞左右搜索着,地面很不平坦,树也不很规律,韩飞一路走过去,发现了一个山洞。

韩飞向来胆大,而且,连鬼魂都已经见到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呢?他这样想着,就走进了那个入口不大的山洞。刚开始的时候,还有点光线的,只是那微弱的光线,这山洞并不潮湿,他摸着边缘的岩石一步一步的往里走着,洞的里边传出了几声笑声,依然是那龌龊的声音,沙哑,含混。

韩飞想起来,他的兜里有手机,他拿出手机,微弱的蓝色光芒照了出来,他发现这是一个很规整的山洞,2多高,3多宽,四周都是用什么工具打磨过的,虽然不怎么光滑。

不知道走出了多远,出现了一个叉道,一个“丫”字型叉道。韩飞犹豫了一下,想左边走过去,走出了大概20多米,“呼”的一声,飞出了一群蝙蝠。好奇怪啊,怎么会有这么一个洞呢?为什么这么多年了,居然没有人发现这里有个洞呢?韩飞下意识的爬了下来,等蝙蝠飞了出去的时候,他站起来,继续往里走,被什么东西拌倒了,一下倒了下去,摔在一个人的身上,是的,那是一个人。

他用手机照着这个人的脸,林阿若!!

韩飞吓了一跳,这一刻他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,他喊了一声:“有种的出来!”声音传出很远,证明这个洞还有很远,好像直通地狱般!

韩飞颤抖的把手放在林阿若的鼻子上,有呼吸!

“林子!”韩飞晃动着林阿若的脑袋。

“林子!林子!”,他的声音从洞里又传了回来。

韩飞惊恐的看着林阿若,好像见到了厉鬼一样,因为林阿若的头发不见了,是的,那一头长长的秀发不见了,没有剃除的痕迹。就在白天,上心理课的时候,韩飞还看到了林阿若,他就坐韩飞的身边。

韩飞把林阿若背了起来,他急速的往外走着,不是的拿着手机往回照,他怕那老头儿个时候突然袭击他,就在出洞的时候,他看见了,是的,那老头儿蹲在洞口的边缘,微弱的月光撒在那老头儿脸上,青色的,一张青色的脸。

“你是谁?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死光,死光,全部死光,哈!哈!哈!”

“妈的,老子和你拼了。”韩飞把林阿若放在地上,眼神只一转的瞬间,老头儿然消失了,他跑到懂口,四处张望着,没有人,只有风声,树叶在哗哗的作响。

 

 

林阿若半躺着倚在病床上。

韩飞也躺在病床上,几个校警在外面交头接耳,孟改、黎飞、董辉他们都在屋子里面,韩飞粗略的讲述了经过,林阿若依然昏迷着,左沙躺在病床上。

张医生的诊断出来了,他拿着听诊器摇了摇头,说:“他的头部被重物敲击了一下,没什么大碍,只是需要休息一下。”

韩飞对张纪民说:“那老头儿邪门了,肯定是他干了,我们应该回那个山洞去”。

张纪民点了点头,走到几个校警身边,说了几句话,又走了回来,说:“他们说还是明天白天吧,今天已经很晚了!”

韩飞说:“不可以,明天那个老头儿走开了,我肯定他是一个危险人物,我们必须马上就回去。”韩飞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,没有了头发的林阿若。

张纪民接着说:“那个老头儿,校方是知道的,他是刚刚被招来做清洁工作的,应该不会是他,就算是他,我们也能找到啊。”

这个时候,左岸跑了过来,她跑到韩飞和张纪民身旁,说:“档案室里没有资料,那个老头儿不是我们雇来的那个老头儿,我们雇来的那个老头儿一直在收发室里,同学们都看到了。”

林阿若好像在做恶梦,他突然喊了一句:“别碰我,离我远点”他卷缩成一团,很恐怖的样子。他突然坐了起来,像是一个行尸走肉般穿上鞋子,走了出去。

韩飞把林拽住:“林子!林子!怎么了?你醒醒!”

林阿若晃了晃脑袋,被放大的瞳孔收缩了回来,头痛得要命,他抱着头,啊!啊!的叫了几声,然后抬起头,问了句:“我在哪?”,接着,他看了看四周,又问了一句:“怎么了?”

韩飞和他讲述了是怎么救他回来的经过,林阿若拼命的回忆着,他没有了记忆,他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进洞的。

他说:“我只记得,我在图书馆里看书,然后接了一个电话,不知道是谁的电话,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,然后我就记得我收拾好了书包,望宿舍走,就再也没有印象了!”。

没有人怀疑,事实就在眼前,林阿若被人袭击,是用木棍子敲打在头上,那个阴深深的山洞也是实实在在的,因为张纪民听说过,他说:“我小的时候就在这个学校上的学,那个时候我的父亲准备在四周开垦出一片地,他发现过一个山洞,他说山洞里有很多蝙蝠,据说是一个防空洞,打造一个山洞,里面放着好多枪支弹药,传说中那里停放着很多尸体,是战争中死掉的人,解放后,那个山洞就被封了起来,再也没有人发现过。”

韩飞和林阿若都准备去看看,失去了头发的林阿若更像是一个和尚,他的身材很瘦,脑子还有些不清醒,看到镜子里的他没有了头发,居然笑了起来,他说:“样子好酷。”

 

那天晚上,三个校警和众多学生,在水塘旁边的树林里找了半宿,怎么也没有找到那个洞口。

 

<< 6 / 4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叶冠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