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8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杀人游戏

 

 

“天黑了,请大家闭上眼睛,杀手睁开眼睛。”

离子慢慢的把眼睛睁开,木然的看着孟改,孟改继续说:“杀手杀一个人!”,离子依然木然的看着孟改,有些手脚无措,她看了在座的一圈人,根本也不知道杀谁啊!

孟改又重复一次:“杀手杀一个人!”

离子慢慢的把手张开,指向了孟改!

孟改脸憋了通红,不知道说什么,等了一会儿,孟改说:“杀手要有职业道德,法官是不可以杀的,请杀手杀一个人。”别人都把眼睛闭得死死的!

大家伙都哄然大笑!

平时一直很沉默的林阿若闭着眼睛说:“不用猜了!”

孟改拿着一根纸棍,名知道林阿若闭着眼睛,却依然点指着他问:“为什么不用猜了?”

林阿若笑了笑,神色有些得意,他说:“我知道谁是杀手了,所以,不用猜了!”

孟改也笑了,他对林阿若说:“没少下功夫啊!”

这回论到林阿若不懂了:“下什么功夫?”

孟改没再说话,韩飞眼睛已经睁开了,他看了看孟改,又看了看林阿若,

离子的脸就好像是番茄一样,死死的拉着韩飞,瞪大了眼睛看着韩飞,那眼神就好像卖火柴的小姑娘看着天上的奶奶那样。

韩飞咳嗽了几下,正色的说:“别逗了,再来一次,离子你在旁边看着。”

林阿若也接过话茬说:“这次放我来做裁判!”林阿若伸手把所有人手中的牌都收了过去,放在背后洗了洗,接着说:“大家抽牌!”

 

大家围坐在教室里,黑板上被人画得乱七八糟的,不知道是谁在黑板上画了张纪民的画像,画得蛮像的,一身笔挺的西服、短发、一双眯缝着的小眼睛,卡着一副粗边的大眼镜!不知道是谁,在他脸上画了一堆落腮胡子。

林阿若跳了一下,坐到了讲桌上,背对着“张纪民”,林阿若一本正经的说:“天黑了,大家请闭上眼睛!”

左岸、左沙、韩飞、孟改、黎飞、于慧慧、陈悠悠、鲍玉民等,都围坐在其中。当然,在他们中间还有一个不速之客,董辉!

刚刚和韩飞打过一次架的董辉,脸上还帖着“OK”绷,眼睛和嘴角都是黑紫色的。

林阿若说:“天黑了,大家请闭上眼睛!”

在坐的都把眼睛闭上了,只有两个人的眼睛是睁开的,一个是林阿若,一个是离子!

林阿若继续说:“请杀手睁开眼睛!”

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去,夕阳的最后一抹光消失在西方。黎飞的眼睛睁开了,他的眼睛很大,因为曾经被一场大火烧过,那张被灼伤过的脸和眼睛显得有些苍凉,此刻的眼睛除了苍凉以外,还有些恐怖,他看着这些人,看着这些和他日夜相处的人,脑子不停的转动着,谁都不清楚,他会把手指指向谁!

林阿若继续说着:“杀手请杀人!”

黎飞慢慢的,把手指指向了韩飞!

先是林阿若吃了一惊,续而是离子,离子做在韩飞身边,她看着“杀人”的黎飞,又看了看被杀的韩飞,脸上的惊恐的表情始终没有消退!

林阿若顿了顿,说:“杀手请闭上眼睛……请警察睁开眼睛。”

左沙把眼睛睁开,她先是看了看林阿若,他发现林阿若有些木然,俨然一副法官的样子,根本没有任何表情可言。接着,他又看了看离子,离子只是把眼睛对着韩飞,在她的眼中,恐怕是只有韩飞一个人,其他都人都是她的世界以外的人。

林阿若接着说:“好的,警察已经出现。”林阿若用手指了指黎飞,左沙看了看正在闭着眼睛猜测谁是警察的黎飞!

林阿若的表情总会隐藏在他有些发红的脸上,他的表情变化得也相当快,有些时候说起话了就会很羞赧,而此刻却很严正,他继续说:“警察请闭上眼睛,好!请医生睁开眼睛!”

林阿若看了一圈,没有看到谁睁开眼,奇怪,怎么可能会没有医生呢?林阿若又重复了一遍:“医生,请睁开眼睛!”

林阿若的眼神从左边扫到右边,又从右边扫到左边,正在他看到黎飞的时候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董辉的眼睛是睁着的,他正盯盯的看着林阿若!

林阿若正正了眼神,避开黎飞的双眼,说:“医生,请救人!”

董辉的手指像摇旗一样,在空中摇了一圈,最后把手指指向了韩飞!

 

林阿若咳嗽了一下,说:“好,医生请闭上眼睛!一宿的活动到此结束,天亮了,请大家睁开眼睛!”

黎飞先睁开了眼睛,他一下走到众人的中间,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,说:“先别告诉我谁死了,让我猜猜,到底是谁死掉了!嗯,应该是我死了,是吧?”

韩飞嘻嘻哈哈的把他拉到一旁,摆出一脚揣过去的样子,说:“去你的吧!小林子,快说,谁被杀了!”

林阿若看着韩飞,依然一副法官的表情说:“飞子啊!你被杀了!”

韩飞一脸惊异的表情,接着,又摆出半笑不笑的样子,对着董辉说:“就是你小子吧!是不是老早就想把我杀了?”

黎飞拍了拍韩飞的肩膀说:“哥们儿,辉子不是这样的人,我看!杀你的肯定是沙子”黎飞看着左沙,说:“你们看看!眼睛里都冒出火了!”

左沙气得满脸通红,辩解道:“不是我!我不会杀小……韩飞的,我这辈子都不会杀他的!”

离子在一旁,什么都没有说,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玩笑,因为离子知道,韩飞是她的,是她一个人的。

林阿若这个时候从讲桌跳了下来,坐在刚才黎飞拉到中间的那把椅子上,说:“行了!先听听韩飞的遗言吧!”

韩飞正了正嗓子,说:“我死了!我死得很冤枉啊!我连谁杀的我都不知道,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,你们一定要替我报酬啊,黎飞!你过来,以后的事情交给你了!我怀疑凶手可能是董辉,这小子等这个机会等了好久了!”

林阿若看了看正在搞笑的韩飞,说:“好!现在开始投票!从左岸开始往左排,先是左岸了,怀疑杀手是左岸的请举手!”

大家都坐在那里没有动,只有黎飞一个人举手,他把手举得高高的,说:“大家相信我的眼光,最沉默的肯定是杀手,坐岸那么冷静,杀手坯子啊!”

然而,大家依然没有把手举起来。

林阿若正颜道:“左岸一票,下一个左沙,怀疑杀手是左沙的请举手!”

黎飞又把手举了起来,和他一起把手举起来的是韩飞!黎飞继续咋呼道:“左沙的嫌疑也不小,百分制七十是左沙杀的!”

陈悠悠没有好气的说: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摇摆不定啊!没有原则!”

韩飞对着陈悠悠说:“切!巴黎不是说了嘛,有一个百分比的,规则允许的!”因为黎飞脸上的伤疤,所以韩飞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“疤黎”,后来,大家就一直管黎飞叫“巴黎!”

黎飞伸手揽着韩飞的肩膀,说:“好哥们儿,我肯定帮你把杀手找出来!”

韩飞装着一本正经的对黎飞说:“好哥们儿,你可要给我报仇啊!”

林阿若继续说道:“怀疑杀手是左沙的请举手!”

于慧慧这个时候也把手举了起来,她说:“我相信你,巴黎!”

 

林阿若说:“好!左沙两票,下一个鲍玉民,怀疑鲍玉民是杀手的,请举手!”

黎飞想了想,把手举起来后又放下,像端详某个外星人一样端详了鲍玉民一眼,说:“嗯,不会,从这小子的眼里,没有看出心虚!”

左岸没有举手,她一直在斜眼看着鲍玉民,她相信她的眼力,因为她是心理学系的高才生,这个是真个学校都公认的。

林阿若继续说:“好!鲍玉民零票!下一个,哦!黎飞,怀疑黎飞是凶手的请举手!”

左沙毫不犹豫的把手举了起来,说:“肯定是巴黎干的,属他咋呼得最欢,平时挺沉静的,今天怎么变了这么多!”

韩飞拍了拍黎飞,说:“明天就出去郊游了,今天高兴嘛!我相信你,兄弟!”

左岸这个时候也把手举了起来,她举得很慢,显然还是在犹豫。于慧慧这个时候也把手举了起来,同时举手的还有董辉。

林阿若好像生怕什么事情发生一样,还没等人辩解,就宣布:“黎飞3票,下一个是孟改。”

轰!

陈悠悠皱了一下眉头,说:“什么破天气,天天下雨!”

左沙说:“天意啊!杀手肯定是小过儿了!”,因为孟改的名字,左沙就联想到了金庸笔下的“杨过”,只是这个绰号很少有人叫,只有左沙一个人一直在叫这个名字。

韩飞笑着对孟改说:“看来,‘姑姑’都怀疑是‘过儿’了,杀手肯定是你了,五雷轰顶啊!一个雷下来,我沉冤得雪了!”

这次,举手人有左沙、于慧慧、黎飞和陈悠悠。

林阿若继续充当着法官的角色:“现在票数最高的是孟改,下一个,于慧慧!”

“于慧慧,3票”,黎飞、左沙和陈悠悠举了手!

黎飞面对着于慧慧,看了一会儿,想说些什么,可是没有找到恰当的比喻,又把眼睛移开了。

林阿若继续说:“最后一个陈悠悠,怀疑杀手是陈悠悠的请举手。”

黎飞又跳了出来,很明显,他今天非常活跃,他对着韩飞说:“陈悠悠是一个不会杀人的人,这一点你放心!我保证,她绝对不会杀你,要杀她也是杀我啊!”

陈悠悠一脸无奈的看着黎飞说:“你就贫吧!我要是抽到杀手,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,毫不犹豫的把你干掉!臭巴黎子!”

黎飞一点也不生气,好像在哄小孩子一样,说:“看着没!看着没!打是亲骂是爱,不打不成夫妻啊!”

陈悠悠气得够呛,二话没说,上来就拽住黎飞的袖子,说:“贫嘴,你过来,掌嘴!”

韩飞一把把黎飞拽了回来,说:“可别,可别啊!黎飞可以大好青年,校园十大模范丈夫,怎么能受得了如此之耻辱,回头自杀了你可要付全责的!”

林阿若适时的宣布:“票数最多的是孟改,出局!警察这一轮表现得不怎么样,凶手没有抓出来啊!”

韩飞看着林阿若,说:“TNND,凶手真狡猾,看来我的仇算是报不了了!”

黎飞说:“放心,还有我在呢,包在我身上,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我这个精明的猎人!”

林阿若突然间又宣布:“那么,这一轮,只有孟改一个人出局!”

大家同时发出唏嘘的声音,黎飞自言自语说:“这医生,救得真准,心有灵犀了!”

 

林阿若说:“孟改出局,现在进行下一论投票!”

黎飞坚定的看着左沙说:“姑姑,看来你是凶手!事实证明越是不被人看好的,越是凶手!上一轮被你逃掉了,这一轮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!请大家相信我,左沙就是凶手,她的眼睛冒着红色的光芒,她肯定是凶手,左岸,你可不能包庇凶手啊!”

左沙也不甘示弱,她对着林阿若和黎飞说:“我也请大家相信我一回,凶手肯定是黎飞,你们大家都没有注意观察,刚刚阿若在宣布投票的时候,故意把不是凶手的都说成是杀手,而是‘凶手’这个词只说了一次,那个人就是巴黎!他千方百计的推托他是杀手的身份,而且,他选择所杀的人是韩飞,这就是他最大的精明,想像看如果杀手是巴黎,他杀谁最不受人怀疑呢!大家想想吧,杀手肯定是黎飞!”

林阿若分辨道:“我有这么说过吗?我都不记得了!”

黎飞说:“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,此地无银三百两啊!大家想想吧,凶手已经就在眼前了,你们一定要投出这明智的一票啊!”

林阿若说:“好了!还有人要陈述吗?”

左岸这个时候吭了两声,她有些怪异的扮了个鬼脸,说:“我支持左沙,我认为杀手是黎飞,原因很简单,黎飞是韩飞的哥们儿,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他把韩飞杀了,韩飞死掉,最不可怀疑的离子,离子不在,最不可怀疑的就属黎飞了,况且黎飞本就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,他肯定会设计一个全套,让大家都跳进去,然后告诉大家,真正的凶手是我巴黎!你们都上当了吧!”

黎飞看了一眼左岸,挑起了大母手指,说:“高才生不愧是高才生,说得头头是道!看来我是凶手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!你们兄妹俩一唱一和的,把一个无辜的人说成是一个杀手,看来不管多理性的人,都会有护短情节啊!”

左岸撸胳膊挽袖子的冲过来,正准备再战疆场的时候,林阿若正襟危坐,庄严的宣布:“同志们,同志们!安静!安静!陈述到此结束了!”

林阿若继续说:“现在,大家投票!从左岸开始,怀疑左岸是凶手的请举手!”

黎飞先把手举了起来,还愤愤不满的说:“一个鼻孔出气,没有好东西!”

韩飞用手挤对了一下黎飞说:“你可不能公报私仇啊!别嚷嚷了都,我们继续!”

左岸看着大家,自信满满的等着大家伙投票,鲍玉民默默的把手举了起来,连整天只知道唱歌吵架的陈悠悠也把手举了起来!

林阿若说:“三票!票数过半!下一个,左沙,怀疑左沙是杀手的请举手!”

这一次,除了左岸,全数举手!

左沙气得直哭,对着陈悠悠和于慧慧说:“行!你们真行!见色忘友,我白疼你们一回了,回头你们自己检讨一下吧!没有立场!两个笨蛋!”

陈悠悠笑了笑,说:“我们只相信自己,这叫大公无私,大义灭亲!”

于慧慧也笑着说:“就是嘛!谁没有个马高凳短的时候,我们相信自己的眼睛!”

韩飞放大音量说:“下一轮,我们可以不同投票了,左沙被认定是杀手,除了左岸全数通过!”

这个时候大家把眼神都投向了林阿若,等着他宣布最终的结果!

林阿若说:“大家好!我以法官的身份宣布:杀手胜利的逃掉追捕,警察被判处死刑!”

韩飞啊!了的一声,惊异的看着左沙说:“你是警察?笨警察,真够笨的!那谁是杀手啊?”

林阿若不知道从那里弄了一个用纸卷成的小细棍,他用小棍指了指正在偷偷笑的黎飞:“巴黎!真正的杀手是巴黎!”

左沙“哼”的发着嗲,说:“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家伙,全都不相信我,被这个批着狼皮的羊给骗了!哼,没有人相信我!”

嘭!韩飞一拳打在黎飞的后背上,支着牙裂着嘴说:“卑鄙!下流!无耻!下做!阴险!毒辣!”

黎飞只是傻呵呵的笑着,什么都不说,好像没做错什么似的,理直气壮的看着韩飞。

韩飞正准备再骂些什么,忽然间,不知道是哪个阴魂,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灯关掉了。天还没有完全黑下去,离子一把抱住韩飞,好像受到刺激一样喊道:“小飞!别走啊!”

韩飞用手拍着离子的后背说:“离子,我在!别害怕!”

黎飞呵呵的笑着,摸黑走过到门口,说:“放心,这次他肯定跑不掉!”他伸手去按开关,电开关被按开,灯又亮了起来,鲍玉民骂骂咧咧的说:“TNND,哪个傻B把电关了!”

黎飞往走廊里看了看,什么人都没有!

韩飞放开离子,好奇的问林阿若:“嘿,哥们儿!你还没告诉我,谁是医生啊!”

林阿若想都没想,脱口而出:“董辉!”

韩飞吃了一惊!正准备说什么,他看了看四周:“人呢?董辉哪去了?”

林阿若也是一惊,眼睛飞快的滑过每一个人,又跑到门前看了看:“见鬼了!怎么一眨眼的工夫,人没了!”

韩飞迅速的拿出手记,发现两条没有署名的短信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找到董辉的电话簿,播打了董辉的电话,电话里传来一片忙音!

 

   

已经是深夜11点多了,大家因为董辉的莫名其妙失踪而郁郁寡欢,本来心情很开朗、气氛很活跃的杀人游戏,只玩了一轮就结束了。董辉始终没有出现,韩飞躺在床上没有睡着,明天就要出发去岳麓山交游了,董辉的人却不见了,大家全部出动了,找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,就是没有董辉的影子!

隔壁的门终于有了动静,有人正拿钥匙开门。

韩飞和林阿若同时一惊,董辉回来了?

韩飞跑了出去,林阿若也跳了下来,跟在韩飞的后面。

是的!是董辉,他有些灰头土脸的,好像刚才在雨中漫步过一样,浑身都湿透了。

 

 

 

杀手:黎飞  警察:左沙 被杀:韩飞  医生:董辉

 

 

 

晚安,地球人,这已经是深夜12点了,熬夜可是影响身体健康的!

 

左岸、左沙、韩飞、鲍玉民、黎飞、孟改、于慧慧、陈悠悠、

<< 喜欢与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/ 7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叶冠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